首页 »

深度丨韩国总统首访伊朗,借机“点化”朝鲜?

2019/10/14 0:19:57

深度丨韩国总统首访伊朗,借机“点化”朝鲜?

5月1日起,韩国总统朴槿惠将对伊朗开启为期三天的访问,这是两国建交54年来的首次元首级访问,朴槿惠也成为首位访问伊朗的韩国总统。为何两国高访被耽搁半个多世纪直到今天才启动?朴槿惠此行有哪些看点,又有哪些深层考量?


    

两国为何“邂逅”


    

韩国与伊朗,一个是美国的盟友,一个曾与美国为敌,一个与朝鲜恩怨纠葛,一个被传与朝鲜“暗通款曲”。两个似乎有点“违和”的国家却因韩国总统的到访而发生了交集。究竟是什么因素促使首尔与德黑兰今天的历史性“邂逅”?

 

如果从全球大环境来看,其实这并非韩国的单独行动,而是“伊朗热”的传导效应。自去年7月达成伊核全面协议、今年伊朗又基本摆脱国际社会的经济制裁,伊朗与各国的经贸、政治互动空前活跃。伊朗手握千亿美元解冻资金到全球“买买买”,各国首脑政要也竞相前往伊朗“访访访”。韩国政府从去年7月伊核协议达成后就一直在推动朴槿惠访问伊朗事宜。

 

“伊朗热”折射的是一个有8000万人口、石油储量第四、天然气储量第一的国家在制裁解除后所释放的无限商机和市场潜力。无论是石油资源,还是基础设施,抑或航空、汽车、电子消费品产业,都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。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告诉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,如果伊朗国内政治保持稳定,与西方关系又继续缓和,那么,5到10年后,伊朗将跃升为中东地区数一数二的大经济体,甚至赶超土耳其、沙特。为此,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亚洲,全球都在抢滩这一中东宝地。在这一大背景下,在访问伊朗的外国元首中,朴槿惠不是第一个,更不是最后一个。据悉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计划8月访伊。

 

从韩国小环境来看,一方面,朴槿惠此访有国内因素的考量。在4月国会大选中,执政党新国家党惨败,时隔16年后再现“朝小野大”格局。执政党选举失利很大程度上与经济不景气有关。韩联社报道,去年,韩国GDP仅增长2.6%,今年第一季度环比增长下滑至0.4%,创下三个季度新低。因此,面临巨大执政压力的朴槿惠亟需寻找提振经济的突破口。通过访问伊朗可以加强双方经贸合作,纾解国内政治经济困局。华黎明表示,韩国与伊朗尽管在政治、外交上往来很少,但是在经济关系上过从甚密。韩国是伊朗石油的主要买家,韩国从伊朗进口石油占其进口总量近10%。而伊朗一直从韩国进口工业品。双方有比较扎实的经济合作基础。

 

另一方面,朴槿惠此访也离不开外交上的契机,即美国与伊朗关系走向缓和。复旦大学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主任石源华指出,韩国之所以50多年和伊朗无首脑级访问,很大一部分原因和美国有关。长期以来,美国与伊朗是宿敌,而韩国是美国的盟友,步趋美国所为,外交独立受制约。在美伊关系尚未解冻时,韩国曾在美国压力下,配合美国对伊制裁,曾一度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。韩联社曾报道,受此影响,韩伊双边贸易额从2011年的175亿美元锐减到2015年的62亿美元。现在,伊核协议落地,美伊关系转圜,韩国与伊朗开启“元首外交”的障碍也顺势解除。


    

谈经贸也谈朝核


    

由于伊朗亟待发展经济,韩国也渴望开拓市场,朴槿惠此次访伊,洽谈经贸合作将是重头戏。

 

据韩联社报道,朴槿惠此行将率史上最大规模经济使节团到访伊朗。经济使节团由236个企业和机构组成,包括146家中小企业和中型龙头企业、38家大企业以及52个经济团体、公共机关和医院。

 

访问尚未开启,成果已经“剧透”。此前,在2月举行的经济联委会会议上,韩伊两国已就发电站及输配电系统建设、石化成套设备、水坝和桥梁等基础设施建设、医疗等领域的合作达成协议。韩联社称,两国有望借这次访问之机在上述领域取得更具体的成果,如新再生能源项目、借兴建德黑兰医科大学附属综合医院进军伊朗医疗市场、承建多功能水坝、港口开发等。

 

据伊朗《德黑兰时报》透露,在朴槿惠访伊期间,两国石油和能源部将签署一项谅解备忘录,韩方与伊朗石油和天然气总公司也将签署两项合同。两国扩展合作的领域包括韩国增加伊朗原油进口、在伊朗设立合资企业提升两国技术转让水平、在输气管线项目上开展投资合作等。另据伊朗迈赫尔通讯社报道,韩国现代工程建设公司将与伊朗发电和输电公司子公司签约,在伊朗建设一座500兆瓦电厂。此外,在朴槿惠访伊期间,现代工程建设公司还将和一家伊朗私企签署价值360万美元的合同,在南帕斯天然气田建设一座天然气精炼厂。据悉,今年第一季度,韩国从伊朗进口原油连续三个月递增,3月进口量同比增长逾90%。目前双方贸易额为90亿美元,预计近期将增至100亿美元。

 

首脑会谈是此行另一重要看点。据韩联社报道,朴槿惠将于5月2日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会谈,双方将就两国关系发展历程、未来发展方向、合作方案、朝核问题、近期朝鲜半岛局势等深入交换意见。预计首脑会谈也将集中讨论如何开展互惠互利合作,议题涵盖基建、能源、医疗卫生、环境、海洋水产、文化教育等领域。此外,朴槿惠还将出席韩国——伊朗商务论坛、韩伊文化交流活动、韩侨恳谈会等活动。

 

除了经贸议题外,值得关注的是,朝核问题及朝鲜半岛局势也被列入首脑会的议题清单。韩联社分析,朴槿惠出访伊朗,不仅有助于韩企开垦撂荒10年的“再生处女地”,还将向拒绝走出制裁牢笼的朝鲜释放积极信号。两国首脑有望商讨朝核问题合作方案和对朝制裁的效果。石源华认为,朴槿惠这次访伊还有一个背景不能忽略,就是朝核危机未解、半岛局势依然紧张这一现实。两个核问题虽然不能一概而论,但是也有共性,比如同样旷日持久、朝伊两国同样遭受西方严厉制裁、同样与美国关系很差。然而,持续十多年的伊朗核问题最终以和平谈判方式解决,伊朗也由此走出制裁阴影。其间如何妥协让步、如何聚同化异,对破解朝核问题都富有启示。因此,在朴槿惠这次访问中,外界将乐见韩方汲取伊朗经验,为解决朝核问题注入智慧。华黎明则认为,伊朗与朝鲜关系密切,朝鲜核导弹技术大多来自伊朗。韩国也希望通过经济投资来换取伊朗不再支持朝鲜。


    

会见哈梅内伊吗?


    

朴槿惠除了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谈外,此行还会见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吗?迄今,青瓦台仍未明确宣布是否会面,仅称尚在推进中。华黎明表示,按惯例,一国元首到访伊朗应该会与哈梅内伊会见。比如之前访问伊朗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、俄罗斯总统普京都与哈梅内伊进行会谈。朴槿惠应该也不会例外。不过,就伊朗政治制度文化而言,外国元首与伊朗最高领袖会晤是一件相当隆重严肃的事,在外交礼仪上若处理不妥容易演变为政治问题。因为,外国元首与伊朗总统是平级关系,但与最高领袖不是,最高领袖地位要高于外国元首。如果外国元首难以接受这种“不平等”关系,那么,安排双方会晤就相当棘手。但是,如果外国元首能“入乡随俗”、灵活务实,那么,问题就迎刃而解。比如此前习近平访伊朗时,就采取“入乡随俗”、尊重对方政治文化的态度。当时中方发布的官方照片显示,两人会见时,哈梅内伊坐在正中,处于上首位置,而习近平则侧坐于右,相对处在从属位置。同样,普京访问伊朗时也很务实,不纠结这种“不平等”,一下飞机就直接跑去见哈梅内伊。所以,朴槿惠与哈梅内伊能否顺利会晤将显示韩国在外交礼宾上的智慧。

 

此访另一个特殊之处在于,朴槿惠是女性元首,而伊朗是穆斯林国家,且是政教合一的国家,朴槿惠在访问时的穿着和举止也颇引人瞩目。韩国《中央日报》称,朴槿惠总统决定身穿“伊朗式希贾布”与鲁哈尼会谈。朴槿惠表示,此举是为了对伊朗的法律规定和文化表示尊重,其他女性随从人员也将身着希贾布参访。希贾布是指遮住身体的伊斯兰式服装,而伊朗式希贾布更像是一种披巾或围巾。华黎明告诉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,根据伊斯兰教义,女性必须戴上头巾遮住头发,不能穿过于显露身段的衣服,异性之间也不能有肢体接触。所以,在朴槿惠与伊朗首脑政要会见时,外界恐怕也不会看到外交场合常见的握手场面。
    
    
(题图来源:新华社 栏目主编:杨立群, 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)